位置:南海新闻网 > 娱乐休闲 > 正文 >

9岁女童和两名租客最后的夏天

2019年07月22日 16:31来源:未知手机版

希望ol小p,起亚k5性价比,降三高

9岁女童和两名租客最后的夏天 2019-07-17 22:52:22 剥洋葱people

她圆嘟嘟的笑脸,永远定格在了九岁的这个夏天。

>7月15日,班级展示区内章子欣的照片。照片下她写下理想:“长大想当一个画家,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。 ” 新京报记者 李云蝶 摄

文|新京报记者 李云蝶 祖一飞 实习生 郑丹 李搏文

编辑 | 王婧祎 校对 | 危卓

本文约 6155字 ,阅读全文约需 12 分 钟

这个夏天,9岁女童章子欣原本期待着一场小小的快乐。一个多月前,她和家人们被告知,她将去往上海的一场婚礼充当花童,然后带着喜气回家。

不幸的是,期待中的快乐最终变成了一场悲剧。7月8日凌晨,从杭州淳安县青溪村带走章子欣的两名租客在宁波投湖自尽,女童不知去向。搜寻多日后,人们等到了最坏的结果。7月13日,一具小小的遗体在海面上被发现,经公安机关鉴定,确认为失联女童章子欣。

警方初步排除了失足落水的可能。专案组负责人透露,种种迹象反映出两名租客有携女童一起自杀的动机。但更多的细节还不明朗,案件仍在进一步侦查中。

两名有强烈轻生、厌世倾向的租客从何而来,为何在章子欣家租住五天后,带上无辜的她去另一座城市自杀?

7月10日至16日,新京报记者分别探访案发地宁波、章子欣家乡千岛湖镇,以及两名租客的老家广东化州,试图从他们的人生轨迹和生活往事中抽丝剥茧,以探究一个谜团:是什么让他们在安静的湖边小村相遇,又一同坠入深渊?

湖边村庄的留守女孩

通往淳安县千岛湖景区的302省道边,有一座无名小山,青溪村就在这座山上。

虽不如千岛湖有名,但青溪村有自己的骄傲——这里被称为杭州的“水蜜桃之乡”。去往千岛湖的游人透过车窗,每隔一段就能看到村民在路旁摆摊,兜售刚摘下不久的新鲜水蜜桃。

>2019年7月15日,杭州千岛湖淳安县青溪村,树木掩映下的章家房屋。 新京报记者李云蝶 摄

曾经,章子欣的爷爷也是其中一员。他家住在从山脚步行20分钟才能抵达的半山腰,村民黄凌总能看到,平日里,爷爷在山下支一张桌子卖桃,中午奶奶会送饭下山。不过,每逢孙女章子欣放假,送饭的任务就会被她抢走。

黄凌家住在山脚下,为了方便,章家人会把遮阳伞寄放在黄凌家,“每次都是小女孩主动帮忙把伞收在我家的。”黄凌记得,爷爷奶奶经常夸章子欣,“在家里什么家务都做,帮忙洗碗、洗衣服。”

章子欣是个“留守儿童”。在尚未记事的年纪,她曾短暂地拥有过和父母在一起的时光。2008年,在同一家工厂打工的青年男女章军、曾红梅相恋,2010年,年仅18岁的曾红梅生下章子欣。这位母亲记得,女儿乖巧懂事,“两三岁的时候,她穿衣服什么都会自己弄。”

章子欣3岁时,二人领证。然而好景不长,因为生活琐事和经济原因,夫妻俩常发生争执。2015年,曾红梅在一次激烈的争吵后跑到广东打工,一去不回。刚离家时,曾红梅放心不下孩子,不时给孩子打电话,寄衣服和玩具。但后来,“她爷爷奶奶老是叫我回去,我就不敢再联系了。”

5岁之后,章子欣没再见过母亲。6岁之后,连母亲的电话也绝迹了。后来,父亲章军去了北方打工,章子欣的大部分时间是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。

在每年不超过5次的相聚里,章子欣与父亲十分亲近,章军想到往日的情景会忍不住眼眶发红,“每次回来都会抱着我睡,不跟爷爷奶奶睡。”

不过,身为“留守儿童”的章子欣性格十分开朗。在黄凌的印象里,章子欣胆子大,“其他小女孩见到生人都怕的,她主动打招呼。”在一段2017年网友上传的视频中,七岁的章子欣在奶奶帮忙做饭的民宿玩儿,她对着游客的镜头打招呼,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,鼻子上架着一副红框眼镜,与后来离家时一模一样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gyw007.com/yulexiuxian/261519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